悲劇的隱藏推手

這幾天,老家的四隻腳成員因為突然的呼吸困難而進了醫院,一連串的醫療、跑了三間醫院,雖沒有跟著經歷這一回,但聽著每一段過程,才發現一個小現實與小感觸,躲藏在我們的周圍

家中的四隻腳成員「豬頭」是一隻認養來的柴犬,從網路上與原飼主溝通、看照片,到在台北火車托運站領到牠的那一刻,看著蜷伏在那個小小手提箱內的牠,這隻狗帶著一身的未知的謎加入了我們家,主人似乎謊報牠的年齡好讓人有更多的意願將牠帶走,帳面上明明是幼犬的年紀,走出提箱外那個身形卻是天差地遠,之後一起生活,豬頭心靈似乎始終附著著一種無法抹滅的恐懼感,突然拍手、觸碰,牠會嚇到整隻跳起來,去狗學校上課,最後也被老師以委婉的理由退學了,我們猜測豬頭是在繁殖廠出生後一直不被眷顧的狗,從可以賺錢獲利的可愛幼犬到最後成了浪費米糧的近成犬,大概也吃了不少棍棒教訓後,最終認賠以開放領養的方式脫手…終歸是挺了過來,成了家人

感觸來自於這幾天這個四隻腳的家人生病開始…我們總是在電視上、網路上不停的看著訊息,名人、醫生、動保呼籲著、傳播著認養代替購買、不要棄養,每天也不停的有人義憤填膺的分享著又偷拍到誰虐待了動物、遺棄了動物…但豬頭不舒服後,經歷了三家醫院,第一家醫院打針觀察了一週,病因是肺積水,最後回家觀察…再發送去了第二家醫院,檢查後是乳糜胸,但設備不足轉介到第三家醫院…第三家醫院做了抽取手術後,強烈建議我家人要再執行一個內視鏡手術…人會生病,當然動物也會生病,只是第一間醫院這樣一趟下來花了一萬多,第三間醫院抽取手術接近七千、強烈建議的內視鏡手術要價八萬多,只能接受分期但不會有價格上的退讓…平心想想,兩週內、一隻狗就花去一個家庭超過十萬元,因為一個根治率偏低的原生性病因,有多少家庭可以承受的起?父母正為了第三次的手術討論著,是該要咬著牙花下這筆錢,還是…

不用去承受手術費用前,我想一定不少人會抱持著超高的道德標準在審視別人,立在撻伐棄養者的圈圈裡,只是當身在這個圈圈裡的飼主,如果有天得去面對這個不算小的支出時,會做出什麼決定?而這些最專業的醫生、執業者,雖然我們這些家屬問不出口,但這樣手術成本是必須的合理,還是一場暴利的遊戲?…我們仍在思考決定是否要動刀的同時,其實多少改觀了一些以前對放棄者的指責,也許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棄養是一場不得已選擇的悲劇,而這些白袍專業人士,會不會其實成了許多不同場次悲劇的隱藏推手

One Comment on “悲劇的隱藏推手

  1. 很悲哀的是
    現實就是錢的問題

    我比較懷念
    以前狗兒能看家
    成為人類助手的時光
    至少它是有自己的功用存在
    不會輕易被棄養

    但是單純成為寵物的時候
    一旦主人不喜愛或是其他的困難
    就會被犧牲棄養

    很久以前
    我媽媽曾醫治了一隻長皮膚病的流浪狗
    後來那狗就在我家看門終老了

    AC 回應:
    現在的環境
    無論你的動物家人是名門還是平民
    生了病
    醫生給你的價格都是相同可怕的
    所以我才會覺得其實不少動物與他的飼主
    昨天可能還是家人
    今天就被放棄成了陌生路人
    醫生往往是那一道無形的推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评论链接可以 移除 no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