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盆花下的微型社會…紀錄2

前主委徐姓婦人卻也累積著怨氣,認定這些將盆栽移除,恢復中庭的主意在我,甚至更在中庭整理後某天假日,等在中庭與主委爭論並抱怨,後來聽主委轉述,果不其然前主委徐姓婦人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任何不妥,只是一股腦的認定有人惡整他,當然…即使當時主委又再一次的善意勸他將盆栽拿回自家去,但結果很明顯的呈現著
在所有中庭的花都妥善處理後,含笑花跟前主委徐姓婦人的那幾盆,一直擺放在原處,就這樣過了快5個月…社區間多少有個耳語及質問的小聲音,透過保全人員反問,為什麼單單那幾盆享有特權,前主委徐姓婦人也巧妙的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傳話,讓有些住戶也經由這些傳遞知道,這幾盆盆栽的主人是誰,最後只能敢怒不敢言
我們先把注意力移回那盆尚沒有人領走的含笑花,因為在開放認領的那幾天,我得到保全人員的回報是有人要領養這盆,但因為他本身的體積重量不小,所以擇日將他領回,可是一天又過了一天,在沒有任何動靜下,主委在幾次的會議中問起,而我自己也無法很清楚的記憶到底是哪位住戶想要這一盆長得很棒的含笑花
主委連任本屆新任管委會主任委員,而我轉任監委(把主要決策的機會讓給其他的住戶),但今年仍被交付繼續負責社區的園藝規劃,總是回報有人想要認領而連續放了快5個月也不是辦法,所以今年元宵節前的幾天,我請保全人員交待白天班的當職者,如果園藝廠商有來社區維護花草時,請他們將此盆含笑花帶走,不過也在同時,我自己也唸著:「其實我們家也是愛花草的,不然我回去問問我家老大,是不是要認養這盆」…
有傳說含笑花很陰(保全與我聊天時提的),會招好兄弟,但老實說,連google大神都查不到這種民間傳說,我與老大全然沒有這樣的多想,只討論了兩三句就決定找一天把這盆花從中庭想辦法移回露台,避免他未知的命運
2月23日,一個有雨的夜晚,在晚上垃圾車來前,我把含笑花從中庭靠近大門的那一階下抬上,當時就明白的感受他的份量,不是我老了、就是他真的大,倒完垃圾,我又推又拉的把這盆花移進了電梯,哇!真的很有份量,花加上我,電梯內已經根本容納不下其他第二個人…上了9樓,推出電梯後,老大跟我還真是東倒西歪的把他先暫放在9樓的前陽台,露台在10樓,真的得思考一下怎麼搬動他上去…不過此刻放了含笑花的前陽台只能一個字形容「滿」
2月24日,很意外是個充滿陽光的好天氣,老大一早就帶著小娃去了市場,看著窗外的藍天,我想…來抬吧!…真的,要不是雄性動物的逞強,我真的不想自己搬這盆花,冒著可能閃到腰、扭到手的風險,他…真的很重、真的很大,上樓梯的這段全是靠著用膝蓋向上頂向上推完成的,不過還是很高興,擺上露台的含笑花,我們家的花草又多了一名成員

HL7A4084.jpg

2月26日,早上8點多我被電鈴聲吵醒,很久沒有這樣早被人喚醒,幾乎無法張開眼、一頭亂髮的開了門,竟然是前主委徐姓婦人跟他的老公,即使再沒醒,但防備心都上來了,別家都還好,他們親自拜訪肯定沒好事…
老公先發聲:「請問樓下的含笑花是你搬走的嗎?」…
含笑花!?…不加思索就肯定的回答他,反正也的確是我搬走的
老公接著說:「那盆是我們家的!…」
聽到這句就不用猜就可以知道他們的來意了,反正之後的對話大概就是花是我們家的、放在中庭給人看漂亮、你私自搬走了、請歸位
腦袋瓜瞬間運轉個不停,但都是停留在我竟然搬了這個麻煩人物家的物品!?我竟然…我竟然…
2月26日,以為早上這樣衝來後,今天就可以平靜,沒想到中午左右,換成社區的對講機響起,因為我正在處理工作,所以由老大接起…換成是管理員打上來,說了大概3分鐘,反正聽對話,又是來說我搬了別人家的花,請搬下去…
2月26日,晚上7點有人連打了我兩通手機,我仍在忙就落掉,一看發話是來自社區的公用電話(後來詢問,果然又是…你們肯定猜得到…他竟然用公用電話打我手機!)
2月26日,因為肩傷去中醫針灸的老大回到家,他說他被前主委徐姓婦人的老公等在社區門口,因為已經面對這個無理的家庭數回了,所以機警的立刻不動聲色的錄下了他們所有的對話…
2月27日,接近11點,家中的對講機又響了,又是同一個管理員,講得又是…你拿了xxx的花,請趕快搬下去
老實說…這一連串的奪命通知,彷彿我是一個賊的暗示…讓我整個火了起來!
一定有哪裡對!哪裡錯了!我應該放慢腳步想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评论链接可以 移除 no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