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考驗人心的世界…我要當柯南

這是一個故事…已經開始,我不知道結局,但希望能儘量是帥氣王子碰上美麗公主這樣的美好快樂…

2011.07.22
故事開始
又到我固定回老家的快樂禮拜五,一週一次的家庭日…先開往垃圾場倒完了垃圾,約莫七點在老家巷頭的轉角停好了車,剛好下車時碰上了老鄰居,因為小娃所以互相聊了幾句,就帶著小娃上樓…全家在餐桌前開動沒多久,正開始把吃飯的重心移到小酌兩杯上,對講機的鈴聲就響了,仍是那位剛下車與我招呼,跟我們相鄰超過20年以上的老鄰居,急忙得來通知我們:我停在巷頭轉角的車,被撞了!

趕到停車的位置,果然看到陪著我多年的車子,引擎蓋一角小翻、駕駛前方大燈內縮、小燈連燈罩掉了出來,輪胎上方的車身鈑金則是凹凹凸凸慘不忍睹,肇事者很明顯頭也不回的走了,但在我車身上留下了明顯藍色底漆,且因為從碰撞的高度,我的戰車應該是被貨車之類較高的車輛騎了…

天阿…這個停了快百次的位置,很難想像有人可以這樣粗心卻揚長而去,開車生涯第三次遇到肇事逃逸,第一次是在我剛入社會,家裡之前的老戰車,在台北市府停車場被同樣停車的不明車輛撞到連駕駛座車門都打不開,第二次在台北市復興與民生的轉角,被一台搶快左轉的小黃擦撞,雖不嚴重,但他竟然也沒停下來就加速離開,這是第三次…

報案
老家的巷口頭尾都有一台監視器,心想只要可以拿到畫面,這個肇事逃逸的傢伙應該就可以逮到,立即前往里長家想調閱監視器的畫面,卻因為里長外出撲了空,電話聯絡後里長要我們先去警察局報案,所以又折去老家附近的警局,出來的員警卻又告訴我們,先回到事發現場看一下,且我們所形容的監視器位置,主機並非在警局,而是在里民大會堂,所以又走回老家巷頭…即使是已經晚上九點多,在夏天的夜晚這樣走來走去,也已經滿身濕…心中也開始慢慢顯出些許不詳…

快十年沒踏進里民大會堂,再進來卻是因為這種理由,員警打開了在空間一角的三台監控主機,一台螢幕全黑、一台螢幕整個亮白、一台螢幕則是呈現了12個我不認識或是我不需要要的位置,員警拿著滑鼠在唯一一台有反應的機器上點來點去後回過頭來:你說的那兩台監視器,應該都是壞的…說真的,當下我差點說出國罵…一同走了這幾段路的老爸又拿起電話打給里長,卻似乎得到相近的答案,真的有投票選出一個裝孝維里長的錯覺,如果里長早知道監視器是故障的,那要嘛可以在第一次就先明說,何必讓我們這樣來來回回的走…至於為什麼故障卻不維修,是否有預算卻不執行在對的事件上,就不是我現在想考慮的。

不死心的我,請員警讓我調閱其他位置的監視器…讓老爸先回家,而我乘著前來的警車回到警局…到了這個歲數,第一次上警車,腦袋中只有兩個感覺,其一是:千萬別有認識的人看到,還以為我作奸犯科…其二是:冷氣真冷…哀,到了這個田地,我的內心竟然都還自己開起玩笑來…

沒五分鐘,警局監視器就讓我知道機會時在渺茫,因為警局的監控位置都在幾個大街口,除非我是在那個街口撞車,否則應該不會上這個監視器的螢幕,做了筆錄、得到了他給我的一杯水,員警又開著警車送我回到老家,得知我是因為家庭聚會回來的,還補上一句:再回去喝兩杯吧!

請員警送我到老家的巷口,我用徒步的走回,不想員警送到門口,是因為我依稀記得老家巷子的中段,有戶一樓鄰居在門口似乎裝了監視器,因為幾趟路過時,這戶人家感應的燈都會立刻亮起,普遍這種感應燈的目的都是為了監視器的補光而設的,所以刻意路過去按了門鈴,希望鄰居家的監視器可以給我一絲曙光,只是…五分鐘過去,門後仍是一片寂靜

這個夜晚,老天似乎不太眷顧我的戰車

2011.07.23
不死心
中午借了鄰居同學的摩托車(因為戰車的小燈毀了,連帶也沒了方向燈,所以不敢上路…),不死心想再回到老家旁那戶有監視器的鄰居家碰碰運氣…

老天給了我一個小幸運,摩托車停妥在老家鄰居的家門口,就聽到對方家冷氣機正在運轉的聲響…在我按下電鈴後,來應門的是一位年輕的先生,他聽我敘述完昨晚發生的事,答應找時間幫我看一下22日晚間七點到九點間的紀錄,是否有符合造成我車損狀況的嫌疑車輛,留下了我的手機並再三感謝後,我覺得彷彿又見到曙光…

嫌疑
才剛回到家,把摩托車的鎖匙還給同學這不到一個小時,手機就響了,熱心鄰居已經看完了昨天的影像,告知我昨天晚間八點初,的確有輛貨車停在與我車相反的巷子另一頭,幾分鐘後才離去並往我車輛的方向移動,但無法辨識車號,當時才燃起的希望瞬間又被吹滅,不過鄰居後面的那句又立刻的讓我振奮:雖然看不見車牌,但可以看得到車身上的公司名稱…收到了清楚的公司名稱,藉由google搜尋,竟然僅是在我們所住附近的一家貨運行…

立即把這個訊息告訴了昨天的那位員警,也把google查出的位置一併告知,但電話那頭的他似乎總讓人覺得有一種游移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就是一直有種不很重視的直覺,也許是錯覺但又無從判斷

幾個小時後員警突然打了電話給我,說他到了我所以提供的位置,也看到了貨運公司的幾輛車,但因為今天是禮拜六,貨運公司沒人上幫,他預計禮拜一再前往問問

不知道時間會不會影響了最後的結果,越想覺得不安,還是又撥了通電話給那位熱心的鄰居,告訴他我想要過去保全證據的請託,鄰居是當然的答應,只是時間卻得往後延兩天,心想這畢竟也是別的假日,沒有理由因為自己的事情而打亂了別人的生活,所以跟他約了禮拜一下班後的時間,我帶錄影設備再去麻煩他

2011.07.24
柯南
禮拜天,雖然工作滿檔,但怎麼也想自己前往所查到的地點看看,如果有什麼積証,自己動手去取得也好過等待別人的幫忙,所以背著相機,騎著老姐的機車就出發

雖然他所在的地點還算熟悉,但最後一次來附近也是好些年前了,照著記憶跟路牌也摸到了貨運行的所在地,停在路旁空地上一眼就見到貨運行的三輛貨車,因為假日沒出車所以全集合在那,拿起相機走進空地的心情其實是很緊張的,雖然是一片路旁的雜草地,但仍在心裡有種換成自己做賊的恐懼感…相機轉成錄影模式,僅搜尋第一台貨車的駕駛邊就似乎開了大獎,雖然三輛車的外型類似,但第一輛是貨斗型的,其他兩輛是貨車箱的,貨斗後輪附近的固定螺絲上面都坎著銀色的漆,而輪子附近的保護蓋也因為外力而變形了,似乎一切都與我車損的狀態吻合,怕自己搞錯或不夠細心,所以又看了其他兩輛,貨車廂型的貨車旁邊是有金屬支架,且非常完整…那一刻,很興奮,我想我找到對象了

身後突然傳來拿著鎖匙接近的聲音,硬著頭皮回頭與他接上了目光,是一個年輕人,很意外他態度很和氣的問我:你為什麼要拍我家的車子?…與回身前腦袋中的畫面不同,原以為會有一場激烈的對話,但沒想到是樣平和的開始…我表明我為什麼前來的原因,他則是一如剛剛的態度說:我會問一下其他車的司機,如果這真的是我們家的車輛造成的,我們會負責的…又一次與年輕人交換了電話,這幾天是我這麼大來與人交換電話最頻繁的幾天,留下了音訊,騎上了機車,希望這位年輕人真的可以為我找到我尋求的答案

才開家門,電話已經到了,是貨運行負責那輛車的司機,雖然對話容不外:當天車是一位新進的司機出車的…車很大所以碰撞沒注意到…新進司機沒什麼錢…一時緊張…能不能撤掉警局備案…但重要的一句我終於得到…我知道我麼戰車不會成為冤魂了

One Comment on “這個考驗人心的世界…我要當柯南

  1. OMG!我在看小說嗎?

    AC 回應:
    一直沒回應
    不是沒看到留言
    而是這個故事仍然在延續
    找到肇事者後
    要等他的保險單位乖乖理賠
    又是一大段的故事…

    所以,記得不碰為上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评论链接可以 移除 no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