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死與不廢死

廢死與不廢死,最近又因為一場社會慘案開始陷入了論戰中…自由,就是可以忠於自己所以信仰的一切,可以把自己的信仰推波及人,不受任何壓力、脅迫而必須改變…所以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廢死…對!…不廢死…也對!…這才是自由最令人神往的境地
…死與不死,兩派吵的沸沸揚揚,各自搬出人權的角度來角力,但什麼這些討論最後的影響力,往往獨漏了被害人本身(這裡指的是受波及的整個家庭)

如果,今天一個天大的慘劇降臨在我的身上,由我來面對,我只想說:這個對加害者生與死的開關,是否可以還給我…我不想要把這個決定權再交由別人來爭論…我也許會有一個相對的衝動來按下那個制裁的鈕,但也可能會讓自己走出那個深淵,張開雙手擁抱及原諒,但無論如何,請把那個最後的憐憫回歸給我

在這場沒有對錯得理念論戰中,我覺得廢死的一方在我的心中輸了,尤其在槍決了六名重大刑犯之後那些出現的輿論,法國公開信的一段(節錄自廢死官網):「法國,如同歐盟夥伴國家,重申堅決反對,在任何地方,任何情況下執行死刑的立場。這是外交部長法畢斯先生( Laurent Fabius )於西元2012年10月9日在巴黎正式宣布推動全球廢除死刑的意義。」…那句「在任何地方,任何情形下…」更是徹底的凸顯何以覺得廢死闡揚者被認為跋扈而狂妄,是否如果歷史戰爭的起因「種族優於種族」、「宗教勝於宗教」,因為種族、語言、宗教的不相同,鋪天蓋地的毀滅相異者,這不也是一種殺手?…理念是需要感染的,當環境、條件及努力下由少數變多數最後成為一種全數的認同…但今天這種理念相異就由家內鬧到家外、國內吵到國外,不廢死,我就讓你難過,這些廢死的宣達者才是一種最可惡的霸凌!

如果…主流認同靠得是人的多寡…那光海峽那端人口的數量,不廢死不就成了最順理成章的真理?…理念,應該用感染,而不是每每開記者會那個廢死聯盟女性的嘴臉,令人如此的不愉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评论链接可以 移除 no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