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解的隻手遮天管委會…轉折

才坐定,「你剛是不是拜訪了一戶家裡有養狗的女人」第六屆主委這樣問著我…算起來的確就在幾戶之前,一個手抱著紅貴賓,年紀與萬年主委相仿的女人,拜訪中我還與他聊狗貓經,所以印象頗清楚…「在你離開後,他就把你的事情傳遍了…」,果然!也許就當我是一種既定印象的偏見,那種會抱著狗貓當命一般的依在身上,家裡的裝潢、身上的行頭(尤其眼鏡),會透露出一種難以形容但絕非廉價的質感,這種人的城府都深到不行,相對起來變成我蠢到不行,看不透拜訪對象笑容的背後…原來是我自己踩進萬年主委的陣營去了

快速的從第六屆主委言談中整理完目前的狀況,簡單的說,今日發生的狀況是…異族的我在完全搞不清楚拜訪對象陣營的情形下,拜訪了支持萬年主委的住戶,或許也不能說是支持,但就是與萬年主委的交情遠遠好過與我,在我愚蠢的說完了每項議題、聊完了狗貓經後,前腳踏出,後腳他已經與萬年主委搭上了線,得知消息的萬年主委衝到我身在的那棟,也就是之所以為什麼他會從樓梯間、我的身後叫住我,並問我:「我是在連署嗎」這樣的字眼,當下其實某種程度也是來探虛實的,畢竟支持他的住戶也跟他一樣屬阿桑等級,即使看完整分議題確認書之後,也沒辦法字字準確的重複一遍給萬年主委,因此也才有樓梯間,萬年主委也想填寫的那個舉動…到此…我曾說過,要能夠讓萬年主委的行為失去正當性,最重要的就是可以集合正確的民意,想當然萬年主委也不是笨蛋,他也深知他行事的罩門,既然得知了訊息的幾分,就靠自己亂拼湊的把他加到滿百,在最短時間內招集委員會內的自己人,帶著他們拼湊出的我,殺到第六屆主委家去…

只是整理完的現狀又讓我疑惑到不行,因為萬年主委他的動作竟然是:集體請辭…運作了這麼久,怎麼會在這樣的情節下,輕易放棄!我完全不能理解…就一個全身裝滿好戰因子,六年中有半數時間打滾在管委會,現在又身掛本鄰鄰長的狠角,怎麼會選用這麼不堪的結束方式…太奇怪了,奇怪到我怎麼也不相信結局有如眼前的這樣輕易,不過有點可以讓自己鬆口氣的是:我不用去拜訪萬年主委了…因為他不是主委了!那個三十分鐘自動延長成三萬年

第六屆主委笑著說:「沒想到你的行為搞倒了他們一票人,實在沒有想到…」,第六屆主委是一個跟我年紀相仿的鄰居,也是從社區剛成立就一起入住的,六年前的他很衝,衝到每次幾乎開社區大會都快會與某幾位住戶相約到會場外定孤支,衝到一次大會中一堆男性拿著開會得塑膠椅子幾乎混戰起來…雖然他的個性很衝動,但卻也是一個非常尊重章法的人,因為另一半在法律事務所的關係,多少也備受法律觀念的薰陶,那幾次的大混亂,都起因於發言過程,總是有些住戶無法忍受相反意見就開始起鬨或是插話,就是動用一些程序沒有的沒品小招來干擾發言的住戶,而第六屆主委就會完全忍耐不住的找你出去比拳頭,我在想他應該是覺得文明的說不通,那就去比文明前的…不過經過了六年,我們都從人夫變成了人父,他也漸漸的比較能笑看許多愚蠢事件的發生…

第六屆主委、同桌的賴委員(那個聲音好熟悉我卻一時認不出來的)與我,開始討論起突然面臨到這個狀況該怎麼解決,新保全合約沒簽(因為萬年主委推到我身上說他不要簽、不要付這個責任…只因為我),舊保全又已經告知不要續約,社區的環境維護人員要換掉讓新的保全公司連帶負責,也因為保全未定而哽住,還沒運轉的第七屆管委會,幾個小時內從八員變成了三員,議事也根本就進行不下去,就算運轉也絕對被詬病正當性,基本上他現在撒手,我想萬年主委應該是有打算開社區天窗的盤算,因此我們三個人開始推敲未來,一件一件的找出解決方法…

老實說,雖然心中的壓力釋放不少,但還是裝著滿到不行的疑惑,同在一個社區六年,這真的不是我所認識的萬年主委,沒有當面與我大吵,弄的滿城風雨,一點都不像他的調,由自願當委員變成自願當主委,今天演變全員請辭,當可以隱忍著接受這種對他來說是莫大屈辱的行為,我覺得天空的雲更厚了、天更黑了…一顆一定要爆的炸彈已經埋在腳下…換成計時器滴答、滴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评论链接可以 移除 no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