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疏漏的隻手遮天管委會

選出新委員後的第二天下午,就接到萬年主委的電話,是安排晚上新委員們的會議,看來是打算要瓜分職掌了…職掌代表了你在這個八人小團體裡面可以擁有的權力

看得出來一切都在趕時間,要在最短的時間架構起萬年主委他本身的計畫,只是計畫中出了點錯,冒出了兩個異類,我與另一個新科委員,新科委員真的很新!才入住我們這個暗黑社區一年多…實在不知道他是勇氣跳下海,還是不慎摔入海的…在此之前其實還發生一起案外案,萬年主委難道眼巴巴放任他的計畫出錯嗎?不!他已經先動手,只是可笑的是他的理由…準備交接的新任下屆委員(我們這屆),有兩位委員(其中一位就是那天被用手肘頂的住戶)竟然跑去找本屆準備交接的主委說:「一棟不能兩個委員啦!這樣損害了他棟的權力」…愚蠢!真是太愚蠢了!比人晚舉手的自願者竟然跑去抗議,帳面上替別棟爭取權益,甚至連那棟誰要接委員的名單都準備好了,至於目的呢?就是搞掉那個新科委員…再一次說!愚蠢!太愚蠢了!你看過誰晚排隊還肖想用「道理」踢掉比他早排隊的人?當然得用「蠻橫」、「暴力」,但又怕吃相太過難看,說出這種人畜不通的詭辯

為了主導議會,萬年主委此次自願擔任委員(自願一詞很可怕,半推半就被拱上檯面,無論你怎麼好吃懶做不務社區事物,也不會有人打槍你,但「自願」,可就不是相同的視角…也正是這次我所謂疏漏的開始),當然更要自願擔任主委,第二起案外案發生在我無法參與當晚會議,剛好工作專案當晚正式上線,實在無法分開身的我請我家老大代我出戰,臨行前還跟他說:如果問起誰自願當主委,你就舉手!…也因為這個不起眼的轉折讓我更看清楚萬年主委的計畫並不是我們事前的憑空想像

會議上,當議題進到選主委,萬年主委當仁不讓的舉了手,原以為會經過一番眾星拱月、鼓掌叫好聲中通過,沒想到又見到異類派來的另一半舉手挑戰他快到手的權威,一路上被作梗到極不爽的他,血壓應該直接飆升到破表吧!竟然直接站起來大罵我家老大(其實罵的對象是我…),內容大概是:「你老公有什麼「資格」當主委!他跟某某棟「高xx」(知道這個名字是誰的高小姐,沒錯!他指名道姓說你…哈)第一屆擺爛,要不是我們去接,社區不知道會變成怎樣…」,其實也不能怪萬年主委如此囂張行事,當整個會議桌上都是你的人時,我想是我也敢愛罵什麼罵什麼…想當然爾,所有他們認為的重要職掌都被分光,主委、副主委、財委、總務…屎缺文書掛給新科委員…而我,則被他們邊緣化的放在監委,因為監委不能參與行政業務…

至於為什麼說這場會議讓我們更確信萬年主委的計畫不是憑空想像,因為在場的會議席上多了一個人,新保全公司的課長,新!?昨天才當選委員,今天社區已經預計要更換保全公司(當然是本屆燒燙燙剛上任委員會決定的,舊保全公司還沒有解約或確定不續約哩!)且人已經列席了,當然這個速度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合理性,就說萬年主委昨天當上委員後立刻撥打電話給保全公司這樣解釋好了…但對話過程就更也誇張…新保全公司課長說:「那我準備計劃書給你們」,萬年主委的回覆竟然是:「幹嗎這麼麻煩,我後兩天都沒空,你明天過來簽約好了」…嚇!昨天當選、今天確定換保全、明天簽約…只能說,除了眼前一票自己人外(反正你有異議就來投票,反正穩輸…),我家老大根本被當成兵馬俑角色吧!計劃書可以連看都不要看就簽約…再幫萬年主委解釋一下!我們不能總是污名阿桑,這個速度,雖然快,好像也還是可以合理化,就說大概是好保全公司人人搶吧,不搶怕被別人娶了…你信!我也只好開槍爆頭…前兩段如何硬凹轉折找到那麼一丁點的合理模式,但第三段話就…新保全公司課長又說:「你們有指定一個人,而且他固定站白天班」…實在太精彩了!這個指定的人,就是之前提到挪用了社區經費的黃前總幹事…實在太精彩了老實說,也不想在替他解釋,很明顯看到萬年主委在今年怎麼樣計畫他的絕地反攻,拿下權利,再次完整他的勢力圈圈,甚至連總幹事都想辦法讓他歸位…這個社區,一路被狂打,一路沉淪…而家家戶戶的老老少少,大概正在看著電視、吃著晚餐…哪知道天色如何

雖然到此,社區已經被整碗端走,但我似乎看到了一件對得事的起點,我看見一道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评论链接可以 移除 no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