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手遮天的管委會的誕生

今年年底社區區分人兼改選管委會會議的前夕,社區的許多角落已經開始出現耳語,都直指沈潛一年的多萬年主委將要捲土重來,目的是要讓原本因為財務問題而被裁撤的總幹事能後再一次復位…風聲揚揚

萬年主委是我們社區的一位退休阿桑,嗓門大、總是燙著一頭細捲髮、唯他才是對、罵人不帶遲疑,不准反駁,反駁會遭致「沒禮貌」、「阿不然你現在是想怎樣」音量開到100%的回應,管委會得蟬聯王…不!纏黏王

原本沒有總幹事的社區,在萬年主委主掌的頭屆突然冒了出來,樹立了這職稱,每個月也多了一筆專屬於他的加給,連續幾年總幹事搭配萬年主委,也在社區橫走了不少日子…當然萬年主委不是真的都一直是主委,但靠著超大的嗓門及霸道的態度,倒也真的一直打滾在社區委員的各個不同職掌裡,雖然我不明白為什麼爭功諉過的阿桑,加上口無遮攔的大嘴會給人一種「熱情」的錯覺,但就這份詭異的印象也讓他在不少人的眼中被標以好人的標籤,外加上總幹事組合,更成了社區「對」的標準(他們說「對」的事情才是對…)

好日子斷送在總幹事自己犯下的蠢事,每個社區最怕的陰影:錢…幾乎每個社區的總幹事會墮落都在開始貪慾會經手的社區款項開始,而我們社區的總幹事也愚昧到選擇搭上這艘前往幽冥的船,在動用兩次公款後被直接裁退,也被原本的保全公司裁退,然而最可惡的並不是他被發現的這兩件情事,而是他和萬年主委竟然把帳務等歷史資料給銷毀(他們號稱資料只需要保存一年,超過一年就逕行銷毀,好帳爛帳都讓人查無對証…),讓接手的委員會僅能承受交接後的既定事實…老實說,如果不是管委會整個團體都有問題或是某幾個人特別的怠忽職守、或事不關己,應該不至於讓文本資料就這樣白白消失了…

計畫運作開始在一個多月前,萬年主委對於社區保全的不滿日益高漲,常常會從陽台被他的聲音吸引去看他飆著保全人員,嫌保全人員不理會社區可見的不乾淨,嫌保全人員不禮貌…等等等…明明此時是無責一身輕的社區一份子,卻也敢指著保全的鼻子譙:明天你不要來上班了!…只因為這位保全對某位住戶照實的說出萬年主委路過社區的玉蘭花時有摘,就整個天翻地覆並且丟了工作…保全人員不好、環境沒顧好、經費沒節省用…萬年主委一路鋪陳到區分人會議兼委員會改選會議的會場上…

以往總是像便秘一樣產不出來的新任管委會,本次卻無比的順暢,八個委員、八票自願,以往推三阻四的場景完全與今時今日呈強烈對比,當然首位舉手自願的就是咱們的萬年主委,此後的每一票都是萬年主委說:我有聽說誰想自願,就他、就他啦…架構自己勢力的態勢儼然就如我眼中一路的動向…五年了,在這個社區五年了,預售就購屋的我陪著這個社區一路內在沉淪,外在的美看不到表層下的陰漏,但從社區住戶間的互動就可以看到明顯的疏離,當熱情抵不上勢力,許多住戶就選擇自保並安靜過日子,順著窗戶以外的社區任意自行繁衍

衝動如我,忍不住也看不慣,就在又再次聽到「我有聽說誰想自願,就他、就他啦…」時舉手自願擔任我們這棟的委員,被搶佔一席的萬年主委嚇了一跳,之後可感受到他更積極的搶席次,卻在他的意料之內又產生意外,到了社區第三棟第三位委員遴選,又有非他族類的人舉手自願,此時很明顯的看到他急了,也不顧整個社區潛規則(每棟以自願者為先、首次擔任為優先)就指使另一位同棟住戶舉手自願(事後本屆主委告訴我,在台上主持會議的他,看著萬年主委用手肘頂了頂身旁的住戶,接著他就舉手搶位了…),甚至瞎起鬨:「那就一棟兩個啦,因為大家都熱心自願」,提早搶走別棟的權力…

雖然有意外,卻也仍舊拿下了六席,由六位曾經的住戶組合所組成(忘了是第幾屆管委會得成員、但肯定當時是萬年主委當頭),怎麼看都成了無法攻剋的投票部隊,怎麼看一票的自己都無法對六票他族的管委會產生撼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评论链接可以 移除 nofo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