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無恥的流量春藥

踩踏過我地盤的看官,應該可以發現,我從來不談論政治…

政治,是沒有是非的,不同神派相互踐踏是不需要理由的(反正政黨就是造神運動極致化),那又何必花精神去評論一個永遠都沒有對錯的事業?(我沒打錯,有人真把他當事業經營,幾代都只會這個…)你看看那個犯了一堆戒條被禁足在土城的某教派"前"教宗,一堆教眾還在外面舉著"世界末日來了"、"真神就是我們家教主"…還有最近被颱風搞得灰頭土臉的另一教派,弄的一堆教主都殉道了,教宗還搞不懂怎麼會遭天譴…政治,就是一門犯蠢的藝術,反正教宗犯蠢,把信徒搞蠢,在蠢蛋大賽的選拔,讓介於兩個教派間的"半傻"多選你,教宗就可以晉身為真主了!雖然依然常被倒…

原則一…我希望我可以永遠不觸碰政治…(等我老了有失智症狀時,會去選立委,記得投我一票…)

從事設計的這些年,有好幾段都是在處理政府的案子,在某一次包商轉換的交接過程,前包商的設計很認真的告知我哪些是喜好色、哪些是禁制色,記得當時我肯定是滿臉的不屑,因為他也露出"那你可以自討苦吃看看"的神情…你看政治的力量多可怕,不止造神,還可以鉗制原本設計功力應該就不怎麼樣的前包商設計,變成連顏色都不會用,Photoshop打開應該色板只剩同一個顏色的漸層…讓我不禁想到之前有則新聞,有個老外,因為威爾鋼吃過量,有一天一覺醒來,發覺看出去的世界變成藍色的(這不是故事)…前包商設計就是這種吃過頭效應!只不過吃的是政治…

原則二…如果有一天我成了真主,我會修法把所有教派的顏色統一成Pantone色票…(一整本!看以後業主可以愛哪個禁哪個!)

承認!其實我有在我的最愛裡面存下了幾組超級偏激的政治言論網誌,只是從來未曾與這些素人教主互動過,而我會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假使有一天我食慾不振、精神不濟,開來看一看,血壓立刻飆升、胃口立刻轉好,又成了一尾活龍…假使有一天我設計的腦袋能源耗盡,只剩下一堆屎時,這些網誌就是我的春藥模板,因為他們可是流量的靈丹,那時我就會趕緊改換部落格的走向,裝裝部落格廣告,好坐收獎金…無恥!

但看那些吃了春藥在地上呢喃打滾的群眾,他們好像還挺樂的!

原則三…我不會利用政治來產生流量…(對啦!我就是說你…怎樣!我眼紅!肯!)

基本上,我沒有特定的顏色(台灣那些愛操弄顏色的賤人,老愛問你偏藍偏綠?…什麼藍!什麼綠!RGB多少?YMCK啥?),只要腦袋還靈光,這裡永遠會是政治市場的絕緣體!

剛離開一個偏激網誌後的心情註記!

來過就說說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