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1

新聞播出亞歷山大掛點了
傳進耳裡其實有那麼一點點的爽快
曾經我是那個小蝦米
他是那個大鯨魚
為了會員的加退吵得不可開交
當然
我是輸的一方
所以此刻他的落難
看到螢幕後那個抽搐的主事者
我很難撥出一些些同情
很難因為那連串的眼淚
而忘記他曾經的面孔
曾經
他也曾那麼的果決又凶狠
曾經
別人的淚水在他眼中是自己愚蠢犯錯下的結果

今天
你的眼淚
我除了送上一杯咖啡
也只能再補上
三柱清香

你…活…該

訕笑別人
會讓老天懲罰… 繼續閱讀

2007.12.07

最近心思
有一半的時間分給了我的工作狂
我愛的每一個人
請原諒我的慢速度

電視畫面裡
記者就這麼硬生生的消失在衝撞的卡車下
老伯伯哭著自己爬出了拒馬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我愛的顏色
現在非要對立
大地萬物創造出來的綠跟藍
卻在台灣這個小小小小的島
被這兩千多萬人玩的這麼可笑
不知不覺
每天經過了許多隱性的顏色旁
不敢提
不敢探究
身旁的人會不會剛好與自己相異
如果操弄真的是政治的一種手段
公理正義在這個島上不會各個角落皆準也就沒那麼奇怪… 繼續閱讀

2007.12.04

奮戰了六個小時
徹頭徹尾證明
自己只適合當個平凡人
明星的光環
不是屬於我的
套在頭上
肯定是種沈重的負擔
看著孝萱的笑容
看著燕姿的笑容
看著棟樑的笑容
笑容的背後是什麼
老實說–我不知道
只知道
後來的他跟後來的我
都好累了
可是
我可以收起笑容
但是他們
還得繼續套起微笑
那對他們來說
是一種責任

推開攝影棚的玻璃門
走回台北街頭

保持渺小隱身在人群
是否羨慕剛剛揮手告別的他
一點也不

今天!真他x的累阿
不過
我擁有很快樂的平凡… 繼續閱讀

2007.12.02

人跟人的相處總是莫名其妙
你覺得很用心
對方卻很無力
自己放得很淺
對方卻把你視同己出
朋友的版上
會出現的總是那種雙十年華沒多好幾的姑娘
卻總是聽他喊著尋覓不到緣份
而我總是喜歡熟識在年紀上有些累積的姑娘
卻相對的童真在我們之間就往往少了幾分
經歷過人生會認真
少經歷人生卻能保有活力
也許我們一直看不穿自己
也許你一直找不到對味的朋友
但其實-這個味
才是屬於你的

今天
陽光來的很棒
妹妹瘋狂的露台亂衝亂跑
也依舊放肆… 繼續閱讀

2007.12.01

昨晚
很特別
在新的職場滿月了!
也歡送同事去大陸娶他的美嬌娘
反正那個夜
瀰漫在心中一種輕鬆

在這樣的景氣裡
如果所在的職場
次時要你打包離開公司
接到這個訊息該是要有什麼樣的心情
下指令跟接受指令的人
都不好受吧
工作上
很久以來我已經學會了就事論事
就因為這個就事論事
所以每當必須動到生殺大權
我也儘量把同情藏的最深
我知道
我不是冷血的
可是同情
卻只是讓這個人忘卻了反省跟曾經應該要有的熱情
第三十天
感謝熊–所… 繼續閱讀

2007.11.30

化妝
是一個可不可以看的舉動呢

以前曾經被公司女同事
直接惡言已對
因為他以為我的眼光正盯著他
在他化妝的同時
其實當時的我正在神遊
所以之後一直就認定了化妝是女人武裝的一個過程
武裝完成前的非武裝狀態是不行給人看的
哪個過程也是禁忌的

但是曾幾何時
我又開始產生了同樣的疑惑
越來發現
身邊的陌生女子
就這麼自然的開始化妝了起來
火車中捷運上
撲粉的上睫毛的抹口紅的
自然到無視周遭的人

只能說
大概環境跟觀念都在變了吧
還是
其實不… 繼續閱讀

2007.11.28

在過幾天
同事要搭著飛機
到海峽的另一頭
去面對他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在海了兩端
找到了自己的緣份
不知道
這需不需要勇氣
畢竟
不像在台灣
隨時可以在經過幾個小時
就去接近你所考慮投入的對象

是海的那一頭ㄟ
翻山越嶺
渡洋渡海
如果
最後發現是一個衝動

該是笑一笑
還是該是哭一場

雖然!
我相信他是會幸福的
但我
放我自己進去思考
是個無解的圈圈… 繼續閱讀

2007.11.27

奇摩交友很貪心
也很速食
來這裡不算短的時間
已經忘了許多曾經會發生的第一次
是否連自介都有罐頭
老實說…忘了
因為那肯定不是我會套用在自己身上的風格
——
你也想要追求快樂與幸福嗎?
若有機會,希望我們有機會認識
變成一起尋找幸福的人
不論是朋友還是對象
讓我們一定要幸福喔!
不管如何 很高興認識你,也被你認識
——
是罐頭嗎
出現在不同組合不同人的身上
原來
自我… 繼續閱讀

2007.11.26

今年的基隆
好基隆
跟大家形容的腦海中的
一模一樣
該下雨的
從沒缺席
雖然這裡是我的出身地

還是會生氣

最近的工作很亂
忙得很無頭蒼蠅
沒紀錄心情
也沒問候大家
可以還給大家一個彎了兩千七百度的道歉
sorry囉!我愛的每個人!… 繼續閱讀

2007.11.20

喜歡陽光的人
在這種天氣裡
好像什麼動力都失去了
被放電
放的徹底
手機還是忠實的在他該叫的時間把我叫醒
但怎麼也都不想起來
好想就這樣躺著躺著
就會有藍天
就會有錢

算了啦–打這段文字時已經在公司了
不可能是陶淵明
只能做做白日夢… 繼續閱讀